数字货币多头并进,中国数字货币将在深圳诞生

8月18日,《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发布。

其中第五条当中提到了一句,“支持在深圳开展数字货币研究与移动支付等创新应用。

这一句对于区块链、数字货币行业从业者和参与者来说,是值得关注的,因为跟其他领域相比,数字货币这个领域过于敏感和充满未知,中央的认同就显得尤为重要,况且这一句在第五条当中,是完整的、独立的一句,跟前面的一句和后面的一句,是用句号隔开,这说明本身就是一个独立的,大的分类。

这个文件是未来深圳很多创新领域的一个纲领性指导文件,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是经过反复斟酌的,因为这牵扯到创新创业者寻找合法性的问题。所以关于数字货币尽管只有一句话,但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那么中央为什么要支持深圳开展数字货币研究与移动支付等创新应用呢?答案是显而易见的,深圳作为中国在金融市场的第三极,应该负担起先行先试的权利和责任。

中国金融市场存在很明显的三极,其定位各不相同。

北京是中国整合国际金融政治资源的中心,我刚刚看到北京上半年全市金融运行情况,其中全球两大银行卡组织威士(VISA)和万事达卡(Mastercard)在京注册新机构。环球融讯网络技术服务(中国)有限公司(SWIFT)在西城区注册。丰田金融服务(中国)有限公司注册成立。

其实以上这些国际金融服务公司的注册,很大程度上,是出于政治和金融的双重考量,这就是北京的作用。国内比如腾讯和阿里,已经很强大了,但依然会在北京建立一个总部,也是出于政治资源的考量。

上海的话,属于金融的大类业务,比如最近几年,就建立了黄金交易的国际板、原油交易的国际板、债券和股市两个方面的对外逐步开放等,这些都是数十万亿美元规模的市场,是一国金融领域的根基,所以上海其实都不需要金融创新,就可以稳坐中国第一金融之城的宝座。

中国的金融领域,分工应该是这样的,北京拥有政治优势,负责上游整合国际金融资源,上海负责稳扎稳打的实现金融战略意图,那么具体着眼于未来的创新,由哪里承担呢?深圳就是这样一个不可或缺,且舍我其谁的第三极,深圳要的是创新,要的是大胆,失败了没关系,重新再来。

但数字货币和移动支付问题,看上去是金融领域的末梢,具备更大的创新空间,但这两个问题,天然的是一个责任重大的问题,因为数字货币本身,就是一个自带国际属性的问题,而移动支付中国已经领先世界,再创新,就是要超越自己,前面没有引路者。

所以数字货币和移动支付问题,对于深圳来说,成了就将是大功一件,不成,则影响全局。

其实早在2016年6月,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就在深圳成立了专门的金融科技公司,该公司当时就参与了贸易金融区块链等项目的开发。经营范围包括:金融科技相关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转让、技术服务;金融科技相关系统建设与运行维护。